自2016年上任以来,特朗普就在不遗余力地劝说它的欧洲盟友们增加对北约的军费开支。然而,除了紧张的美欧关系之外,特朗普似乎尚未收获他想得到的东西。

如今,自认为被欧洲拖累的美国,正一边认真地评估退出北约的可行性,一边“发自肺腑”地吐槽自己盟友——

“北约是一只纸老虎。”

“它已经成为一个社交俱乐部和开胃菜。”

“70岁的北约几十年前就该退休了。”

“据说意大利人向塔利班军队行贿,让他们不要袭击他们,这一指控是可信的。”

……

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4月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家才能研究中心常驻军事研究员吉尔·多拉尔全程“高能”的吐槽,无不显露着美国人对这些欧洲盟友深深的怨念。参考消息网编译文章如下,供读者参考:

不久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70周年,华盛顿一直在庆祝这个联盟的诞生。然而,尽管人们大谈“世界上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军事联盟”,但北约不仅仅是“有点儿”过了全盛时期。北约的欧洲成员国军队不仅经费不足,而且越来越置身事外;不管是对美国还是对欧洲的国家安全来说,北约本身都是一个不可救药的障碍。北约70岁了,该退休了。

北约成立于1949年,目的是遏制苏联,防止其主宰西欧,进而积聚力量直接威胁美国。北约是对美国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作出的现实反应。不过,苏联已经解体,俄罗斯的影响力不及苏联。

冷战后的北约是完全失败的

北约本来也应该有终止日期——至少对美国在欧洲的地面部队来说。艾森豪威尔将军在1951年就任北约驻欧洲部队司令时宣称,“如果10年后为防御目的驻扎在欧洲的美军还没有全部撤回,那么整个计划将会失败”。

在艾森豪威尔发表上述言论近60年后,也是在柏林墙倒塌30年后,仍有6万多名美军驻留欧洲。正如麻省理工学院的巴里·波森最近指出的那样,这些驻军不仅使欧洲人能够享受免费的防御,而且通过提供一个基地和后勤枢纽网络来向战略重要性日益下降的中东和非洲地区投射力量,他们使美国最糟糕的干涉主义冲动得以实现。

冷战后的北约是失败的,这是一个合理的判断。北约是一只纸老虎,被大幅削减的欧洲防务预算和空心军队所困扰。它已经成为一个社交俱乐部和开胃菜,成为东南欧国家加入欧盟的前奏。它唯独不是一个可信的军事联盟。它也没有让美国更加安全。

北约在过去20年愚蠢有限的战争中的表现表明,欧洲既没有认真对待经费问题,也没有认真对待战斗。在1999年的科索沃空袭中,英国皇家空军几乎用光了炸弹和零部件。此外,在这场为期78天的战争中,美军飞机出动的架次大约占到三分之二。

到2011年对利比亚的干预时,情况变得更糟了。在当时北约的28个成员国中,只有8个决定出动空军。不仅如此,大多数欧洲国家用光了精确制导炸弹,不得不由美国匆忙提供补给。

在阿富汗,一些美国军人抱怨,北约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实际上“只有美国人在战斗”。更宽容的人会说,“我只看到盎格鲁人在战斗”——把在暴乱的南部和西南部坚守阵地的英国和加拿大军队包括在内。

尽管联军中所有国家的军人都英勇无畏,但实际情况是,大多数欧洲部队都受到风险规避、限制性交战规则和国家“警告”的束缚,因此在错误占领阿富汗期间,他们的作战能力受到限制。有些军队甚至更糟:据说意大利人向塔利班军队行贿,让他们不要袭击他们,这一指控是可信的。

北约无休止的扩张也早已越过了闹剧的临界点。

在冷战的大部分时间里只有15个成员国的北约,即将迎接第30个成员国——新更名的北马其顿。北马其顿号称拥有一支8000人的小型军队和1.2亿美元的国防预算——这对五角大楼来说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误差。

2017年加入北约的黑山在军事上更加无关紧要。黑山的整个军队有2000人,人数不到美国的两个营,大概是纽约市警察局的5%。

这些国家之所以被欢迎加入一个共同防御联盟中来,是因为北约不再认真对待共同防御了。